水泥仓除尘器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仓除尘器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黄金飙升背后的大国博弈战【活动】

发布时间:2019-07-12 15:09:00 阅读: 来源:水泥仓除尘器滤芯厂家

黄金飙升背后的大国博弈战

黄金飞涨  2001年9月11日,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12月份交割的黄金期货收盘价为280美元/盎司;2011年9月6日,在创下1922美元的历史新高后,黄金当日收盘价为1873美元/盎司。十年间,黄金的价格上涨了669%。  震惊世界的“9·11”事件改变了美国,也几乎改变了全世界,包括黄金的价格。  “9·11”之前的世界,站在新千年第一个十年门槛上的美国在国际体系中的地位一骑绝尘,美元在国际支付体系中担当绝对“主角”。十年后的今天,我们面对的世界是:黄金在涨,欧元处于分崩离析的边缘,或许最为重要的是,美元正在长期走低,全世界对美元国际储备地位的信心在动摇。  美国学者弗朗西斯·加文指出,布雷顿森林体系破灭后,与黄金脱钩的美元得以自由地吹胀,几十年来,世界纸面财富总量增加速度高于实际财富增长的数十倍。  如今,地缘政治的动荡、全球金融危机后遗症、欧美债务危机,甚至还要包括“9·11”以后美国耗资巨大的反恐战争等综合因素,刺破了长期以来美元主导下滥发“纸币”的泡沫,寻求价值之“锚”的各国央行和投资者抓住了黄金。于是,具其天然货币属性的黄金登场表演了。  黄金既是商品也是金融品,还是政治品。归根到底,黄金本轮的上涨,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坍塌后国际货币体系核心的储备货币制度“病兆”的体现。  黄金价格是一种货币现象   分析人类开采黄金并用作货币的历史,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是黄金是人类迄今为止找到的最好的衡量和储藏财富的“货币”;二是全球处于和平稳定发展时候,黄金价格就处于低位,甚至被人淡忘,但当全球局势动荡、危机四伏时,黄金的价格就会飙升。  在人类历史上,尝试了各种货币形式,黄金是最好的衡量和储藏财富的方法。  “土地当然有价值,用货币的形式衡量总是往上走,但是,土地的权力可能被没收,或者丢失。房屋可以储存价值,但是,房屋不能被运输,建筑材料随着时间也会受侵蚀。股票和债券可以产生可观的回报,但是,也有可能丢掉一个人的积蓄。”在华尔街从业多年的基金经理陆旻说。  根据陆旻的测算,一个古罗马的参议员,每年的收入相当于86盎司黄金,和今天发达国家一个中等收入家庭平均收入很相近。在伦敦的街头,今天1盎司黄金所能买到的面包,和1890年的伦敦买到的数量是一样的。这说明了黄金很好的财富储存功能。  黄金的价值是恒定的,但黄金的价格却是波动的,其波动与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紧密相关。黄金价格的上涨,不能简单用普通大宗商品通用的供给需求的框架来进行分析。黄金的价格更多的是由货币价值和货币政策来决定的。  在“日不落”的大英帝国主导世界之时,“金本位”下与黄金挂钩的英镑便成为世界货币,黄金的价格也相对稳定。二次大战以后,拥有全球75%黄金储备的美国成为了全球的新霸主,并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了与黄金挂钩的美元主导全球的全球货币体系。  1968年后,美国陷入12年经济滞胀时期,美元危机频发,1973年爆发战后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相伴高居不下的通胀水平,美国的黄金储备再也无法支撑日益滥发的美元,布雷顿森林体系崩塌。此后,金价经历了大约十年的上涨期,直到1980年抵达巅峰。这也是黄金本轮上涨前最大的一轮牛市。  黄金上一波涨幅顶点出现在1980年也值得一说。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与前苏联争霸全球正酣,前苏联处于攻势,美国深陷越战泥潭,与前苏联的竞争并无优势。  1980年代以后,里根开始上台执政,用“星球大战”计划拖垮了前苏联,随着前苏联解体,美国真正获得了独霸世界的地位,世界政治新格局开始形成,金价开始了漫漫熊途。在1980年至2000年长达20年的时间里,金价掉头,一路下行。1999年8月25日的金价为每盎司252.55美元,处于这20年来的最低点,而当时美国的国力也是如日中天,美国人正满怀自信期待下一个新世纪的到来。  新一轮黄金牛市始自2001年“9·11”事件,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牛气尤甚,如今欧美债务危机更将其涨势推向高潮。  “黄金价格是一种货币现象,尤其是美元的现象。”陆旻分析说,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实际上是两种货币的比率。假设黄金的价值在过去几年中是基本稳定的,可以计算出美元数量对黄金价格的影响。如果美元的数量增加一倍,美元价值应该减半,黄金价格应增加一倍。  在金融危机危机前2008年6月,美国的基础货币加上储备银行信贷有1.7万亿美元。到2010年6月,已接近翻了一番,达到3.3万亿美元。照此测算,全球的金价在2010年就应该达到2000美元左右。  美国外交政策的学术权威、历史学家弗朗西斯·加文在《黄金、美元与权力》中写道,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可以看成是一个分水岭,此前的美元是张扬的政治工具,而此后的美元则润物细无声,它暗中把持着一切。在全球化的进程中,美国获取了最大的利益,美元对世界市场的控制力不仅没减弱,反而加强了,由于摆脱了黄金的束缚,它得以自由地吹胀,几十年来,世界纸面财富总量增加速度高于实际财富增长的数十倍,而两者的落差,基本被美国所收获。  “乱世藏金”是中国的一句老话。每逢乱世,重返“金本位制”的呼声必隆,而人们持金保值避险的愿望愈浓。布雷顿森林体系崩塌的原因正是美国的黄金储备再也无法支撑日益滥发的美元。面对怎一个“乱”字了得的全球债务危机和前景莫测的世界经济,手里握有黄金,既能回避经济的不确定性风险,又能实现投资的保值增值,黄金成为各国央行和投资者的“避风港”。  “特里芬”难题与“美元”陷阱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滕泰表示,对于黄金的判断,其实并不是基于它的商品属性,说它的内在价值值多少钱,也不是中东、北非的动荡,或者是欧元、美元衰退,经济短期因素所决定的,它是基于对长期的国际货币体系内在缺陷的一种判断。  早在2005年滕泰就撰文认为,人民币和黄金是全球最有升值潜力的资产。那时候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是1:8.3,黄金是400美元/盎司,现在看黄金已经涨了基本上快5倍了。  “为什么这么看呢?从那个时候到现在理念没有变过,现在的国际货币体系是一个有严重缺陷的国际货币体系,无论是美元还是欧元,都有一个没法解决的内在矛盾,这个矛盾就是70年代发明的一个词,叫做‘特里芬’难题。”  滕泰解释说,因为没有一个法定的世界货币,也没有一个世界的中央银行,人们用一个主权国家的国别货币来作为国际货币进行交易,这就形成“特里芬难题”的根源。  比如说美元,如果美元发行的不够多,国际贸易就缺少支付的手段,没有货币结算经济就会萎缩;反之,如果美国滥发货币它就会造成大量的赤字,最后一定会贬值。所以到底它滥发还是不滥发,这个矛盾解决不了。  “原本‘特里芬难题’只是针对美元的,但是欧元产生以后,欧元变成国际货币,欧元就也会面临这个问题:如果欧元滥发,那么欧元就会贬值不值钱,如果欧元不滥发,国际贸易结算的货币就不够。所以说这种国际货币体系,就决定了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如果它扮演国际货币的角色,肯定经历一个上升期,这个上升期好比从2000年到2008年的欧元———各国都在增持欧元的时候,这个时候它就涨了,过了这个上升期以后,它肯定会处于一个长期的贬值。”  滕泰认为,在严重缺陷的国际货币体系下,美元、欧元等国别货币作为国际货币进行交易,必然形成大量赤字和长期贬值,在此背景下,黄金的上涨就成为必然的、不可逆转的长期局势。  黄金的飙升,欧元的动荡,美元的长期贬值趋势,还使包括中国在内拥有巨量美元外汇储备的国家,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美元陷阱”。  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在2009年发表的《中国的美元陷阱》中,描述了中国巨额外汇储备面临的困境:中国已持有超过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其中70%为美元资产。如果在外汇储备资产中继续维持或增加美国国债,那么会面临美元对一篮子货币贬值或美国出现通胀的风险,这无疑是中国所担心的;但由于中国持有的美元太多,如果中国选择实行外汇储备多元化,抛售美元,必然导致美元迅速贬值,那么马上就将面临资本损失。  其实,何尝是中国,所有拥有将美元作为主要外汇储备资产的国家都存在“美元陷阱”的问题。  于是,全球各国的央行纷纷加大了黄金的储备增持力度。

重庆男装西装定制

云南生产工服

长沙职业装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