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仓除尘器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仓除尘器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软银日本困斗PPTV

发布时间:2020-06-29 17:09:38 阅读: 来源:水泥仓除尘器滤芯厂家

迟有雷

一贯强势的孙正义(软银集团董事长),在PPTV投资上栽了。当年创出视频行业单笔融资规模最高记录的2.5亿资金,仅到位一多半,经济观察报从日本软银内部获得独家证实。

对于上述日本软银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报透露的1.2亿缺口,PPTV首席执行官陶闯回避了这个敏感的具体数字。但是他坦言,有一部分钱是用来回购之前VC要求退出的股份,“算上回购的股份,到帐的钱远没有达到2.5亿。”蹊跷的是在软银回购资金之下,德丰杰,蓝驰,上海市政府自始至终并没有进行任何减持。

不仅如此,本就资金告急的PPTV,其最赚钱的体育项目,正在面临被剥离的境地,而软银在PPTV投资委员会的名额仅一名,已经无法左右局势。

经济观察报调查发现,PPTV管理团队持有公司40%以上的股份,日本软银占35%,包括德丰杰,蓝驰在内的VC持有20%左右席位。值得注意的是,投委会成员中,日本软银只占董事会一席,投票权也只有一票。

2.5亿投资真相

6月4日,PPTV发表了一份针对“PPTV聚力资金断裂谣言”的官方声明。而仅仅两天后,PPTV就被爆出旗下独立体育事业部融资或将分拆成独立子公司。

尽管陶闯在接受经济观察报独家专访时进行了反驳,“我们从来都没说过要卖(PPTV体育)。”相反,PPTV坚持做“独立发展创新型公司”,选择IPO融资或者私募股权融资。

而在此前,PPTV先后与百度、搜狐甚至苏宁云商(002024,股吧)的融资谈判均陷入僵局。以至于从各种资本合作“绯闻”,上升到资金断裂,创始团队洗钱,这个资本故事已经被演绎的愈演愈烈,变成了一场彻底充满“阴谋论”的陷阱。

而最新受关注的是,PPTV最后一笔来自日本软银的2.5亿美元并没有全部到账。

PPTV总共完成四轮融资。包括软银中国,德丰杰,蓝驰,上海市政府在内的多方投资人都参与了前三轮风险投资。在第四轮融资上,PPTV正式引入PE投资方——日本软银。2011年,PPTV拿到了日本软银孙正义“2.5亿美元”投资。这笔融资创下了视频行业单笔融资规模最高记录,也是日本软银在中国投资的三个项目之一。

日本软银投资PPTV之前,PPTV资金链确实到了捉寸见肘的尴尬境地。

由于高居不下的内容成本,服务期带宽成本,流量获取成本. 使得PPTV很快将前三轮VC的钱烧完殆尽。另一方面,“多VC,少金额”的融资策略也给PPTV带来了发展上的瓶颈。“公司发展前期,我们需要很多的VC。”陶闯希望不同的VC给公司带来不同的资源。这看似完美的融资组合策略事后被证明并非完美。这些资金并不能帮助PPTV在视频攻城略地的大战中脱颖而出。相反,手握重金的优酷,土豆、富二代(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百度爱奇艺)发展迅猛。在PPTV最困难的时候,优酷,土豆分别登陆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

视频模式在美国资本市场被证明成功了。乘热打铁的PPTV也在这时成功将日本软银引进来。这也给前期VC寻找了撤退的道路。

前三轮一直投资的软银中国开始抛售部分股份。软银中国投资总监潘政荣回忆,“我们退出来一部分,按照当时的投资回报率还是不错的。”

与软银中国一样退出来的VC不在少数。为此,日本软银2.5亿美元的投资变成了“现金+回购股份”。

一位来自日本软银的内部人士透露,最终躺在PPTV账户上的现金只有一半左右。

丧失话语权

日本软银作为单一机构大股东,在PPTV投委会成员中,占董事会一席,对应的投票权也只有一席。“我们管理层依然控股。”陶闯强调,日本软银并不干涉公司日常运营。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PPTV之前的投资方不再打算投资。潘政荣说,已经获得很好的退出回报,作为早期的风险投资机构通常情况不会再投资。

这种情况下,PPTV寻求各种融资渠道。其中就有包括搜狐,苏宁云商,阿里巴巴等多家互联网企业。但接触下来后,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没有和PPTV敲定最终合作方案。

搜狐内部人士透露,双方谈判已经陷入僵局。“搜狐能给的钱只可能和PPS相当。”显然,按照PPTV最后一轮2.5亿美元融资估值来看,PPTV不可能做这样的买卖。虽然和PPTV的合作没有成功,但苏宁副董事长孙为民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亦流露出对视频企业的欣赏,“我们最想收的移动端产品还是视频公司。”

频繁接触未果后,PPTV开始将目标锁向PE投资方,并且可以给公司发展带来实际利益或者资源相关的投资人。陶闯认为每个公司对视频理解的看法不同,并且每个平台的属性也不同。“别人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做直播,为什么要花很多钱做体育。”

5月30日,PPTV赴港参加高盛邀约的“电信及互联网企业日“。参会的公司被高盛视为投资有潜力的公司,用来介绍给香港和美国的投资者。一同被邀请的还有优酷,携程,中国电信和联通。

陶闯坦言,目前IPO融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IPO的窗口期还没有彻底打开。

此外,整个视频行业也面临着投资人的质疑。即便是优酷土豆的合并,也并没有给视频行业带来蝴蝶效应。“视频概念股远没有达到投资人的期望。”曾在视频行业投资过两家的高原资本董事总经理涂鸿川曾对记者表示。

在IPO融资只能成为愿景时,PPTV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PE融资。“现在有私募陆续在找我们谈。”陶闯说。

“到手的鸭子要飞”

但是私募感兴趣的可能并不是PPTV,而是其中最赚钱的PPTV体育。而这本是软银日本投资PPTV中的一块大蛋糕。

6月4日,PPTV内部正式邮件宣布“体育中心”升级为“体育传媒事业部”,同时任命体育中心负责人周亮为体育传媒事业部总经理。

与此同时,PPTV内部正在酝酿将体育传媒事业部分拆,引入外部资本,但还在PPTV的管控下。这个方案极有可能还在内部商讨中,陶闯先是否认了分拆一事,但对引入外部资本表示不方便评论。

经济观察报获得的一份数据显示,包括IDG资本,第九城市(NAS-DAQ:NCTY)董事长朱骏,不具名的澳门投资方都加入到PPTV体育的投资中来。股权比例分别是PPTV40%、朱骏10%、IDG20%、神秘股东30%。

IDG资本和PPTV体育在英超节目采购上就有深度合作。PPTV体育和朱骏投资的申花也有着较深的合作,共同运营了近三年的“申花网络电视频道”。“合作可以让双方更好的了解,”视频分析师熊飞认为,这为投资做好前提。

而让这个分拆成为合理的是,体育在视频内容操作上的独特性。首先是体育版权采购成本非常高,其次不具备长尾效应。“一个体育直播节目过后往往后续吸引用户的粘性不够,广告也就会大打折扣。”上述搜狐内部人士表示。因此,搜狐视频将体育节目放在搜狐体育旗下,并不归属视频。

剥离了体育后的PPTV或将更接近私募和产业资本的期望。而届时PPTV整个估值势必降低,融资门槛也随之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没有决策权,也不参与PPTV日常管理的软银日本将充当什么角色,来保证自己的投资收益,尚不得而知。但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为“尊严”而死

“纯属无稽之谈。”陶闯边摇头,边苦笑。

在媒体报道PPTV资金将在7月份就要走到尽头时,陶闯在微博上公开辟谣称,“资金断裂完全有点荒谬。”这是他在近期针对“PPTV缺钱被卖一事”做的最为激烈的回应。

去年年底,PPTV实现了盈亏平衡,整个营收达到8亿人民币。“今年肯定是超过10亿元。”陶闯说。

其中一个有力的支撑便是PPTV体育,其运营已经率先在去年欧洲杯开始后实现盈利。今年5月,PPTV将体育打造成独立的传媒事业部,并推出移动APP“第一体育”。PPTV正试图将体育打造成独立品牌。

这让本来陷入资金断裂的PPTV更加变得“证据确凿”。

此前,经济观察报获得一份数据:去年PPTV分别向多家银行贷款,金额近2亿元。其中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借贷3000万元,交通银行(601328,股吧)5000万元,浦发银行(600000,股吧)1500万元……还有部分政府扶持基金,贷款利率从6.76%~11%不等。

招商银行在给经济观察报的采访邮件中回复,招行确实在去年贷款3000万元给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PPTV),但该笔贷款在半年后就已还清。

但并非所有银行借贷都已经还清。陶闯给出的解释是,这种借贷是利用银行的“媒体内容基金”,投资金额不大,短期之内可以获得收益后可以迅速填补。

去年在影视内容上,PPTV采取了行业通用做法“已投代购”的模式,投资和参股了至少两部电影和多部电视剧。为此,PPTV成立了多家合资公司。“我们内容采购上都会采取这种方式,不仅是我们的钱,别人的钱也会进来。”

这种利用资本杠杆来进行财务投资的公司并不是少数。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百度,阿里巴巴也尝试利用银行授信和发债的方式来获取融资。这种方式最直接的好处就是不用稀释公司股权。“但是我们并没有发债。”陶闯说。

而这也将注定继与阿里巴巴、百度、搜狐甚至苏宁云商的融资谈判均陷入僵局后,PPTV将为资金而继续战斗。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作为PPTV第二大股东的软银日本,仍将只能眼睁睁看着PPTV折腾着走下去,甚至是为了尊严而折腾完其所有。

海外党翻墙回国

手机海外看国内视频

翻墙回国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