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仓除尘器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仓除尘器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页岩气的空白点-【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47:36 阅读: 来源:水泥仓除尘器滤芯厂家

页岩气的空白点

中国页岩气网讯:被称为“美国页岩气之父”的乔治·米切尔在接受一家日本媒体采访时说,第二次页岩气革命将发生在中国,因为中国页岩气储量为全球之最。

美国高盛公司4月份发布的报告称,全球页岩气生产将进入黄金时期。按照国际能源署的估计,美国将超越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受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影响,中国政府将页岩气列为第172种矿产,并编制完成了页岩气“十二五”发展规划。

中国国土资源部目前已经进行了两轮页岩气开采招标,第三轮招标即将启动;四川、江西、陕西、湖南等省相继成立页岩气开采公司或者研究机构。部委、省级和地市级政府、央企和地方国有企业、民营和外资企业等页岩气开采参与方已经开始围剿这一饕餮盛宴,但是作为页岩气的资源地——县级一方的利益却成为被遗忘的角落,可能沦落为利益分食的空白点。

四川宜宾市下辖4个县被划为国家页岩气先导示范区,覆盖区域达6000平方公里左右。宜宾市能源局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表示,这4个县探明的页岩气储藏量有6000~7000亿立方米,诱人的前景被当地政府给予了改善经济和能源结构的厚望。

长宁县希望成为即将成立的四川长宁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长宁公司)的股东之一,争取更多话语权,但长宁县的这一构想时至今日未能实现。

珙县是四川宜宾另一个已经开采出页岩气的县城,这个曾经的煤炭大县希望借助页岩气开发实现当地经济的腾飞,呼吁留存更多页岩气就地开发利用,以促进本地经济的发展。但珙县的一厢情愿至今尚未得到有关方面的正式答复。

记者并没有把长宁、珙县的难圆之梦拿到陕西省甘泉县去印证,但在甘泉县打下中国第一口陆相页岩气井的陕西延长石油(集团)责任有限公司(下简称延长石油),围绕水的问题平添了很多烦恼。页岩气开发广泛采用水力压裂技术,这在干旱的陕北地区是个大问题。

甘泉县是中国最早进行页岩气开发的地区之一,当地本来是石油开发矿区,在页岩气开发上对各方利益处理得较好,基本沿袭了石油开采时的利益分成模式。

但是,在页岩气的利益博弈中谁都想多分一杯羹,除了页岩气本身之外,他们瞄准了页岩气开发中离不开的水资源。在延长石油35公里的运水途中,即使是运水罐车一夜间也会成为赢利点。

延长石油在甘泉县的“水门事件”,可能为人们提供了页岩气资源地对发展经济渴望的另外一种解读。

长宁的愿望

页岩气让地处偏远的小县城四川长宁频繁曝光于媒体,但也让当地平添了诸多烦恼。

“我现在特别苦恼,一点权利都没有,感觉很难受,又在我们地方发现这么多资源。”4月25日,长宁县一位副科级公务员王州(化名)向《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倾述了他在页岩气开采一事上的苦恼。

王州的苦恼可以说代表了长宁县政府当下的苦恼。长宁地处西南重镇宜宾东南方向,这个以楠(毛)竹而誉名的县城经济总量不到100亿元,在宜宾市10个区县中排名第6位。尽管工业经济并不是很强,但环境问题已开始凸显,一条穿城而过的碧玉溪,早已不见碧水,反倒散发出一股股恶臭味。

页岩气可能要改变这一切。

10多年前,老翁镇打出两口天然气井。这两口井至今维持着每天供应1万多立方米的“气”给当地使用。

10多年后,隶属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石油)的蜀南气矿在长宁县域内发现页岩气,初步探明储藏量可能达到一两百亿立方米,这让长宁县上上下下激动了好一阵子。长宁县经信局副局长胡志平对这个数据颇为兴奋,因为页岩气的开发利用可能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原本计划设立挂靠在县发改局的一个正科级单位——“资源开发办公室”,去年7月长宁直接把其改成“页岩气开发办公室”,并向宜宾市政府申报。即便不知道成立这样一个机构能做什么,但王州仍然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已经定了5个人在这个办公室,机构成立以后就去上班。”

此时,宜宾市《关于组建四川长宁天然气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合作协议》(下称协议)还刚刚确定,四川省政府和中国石油还未正式签署合作协议。

但是,长宁方面明显感觉自己在页岩气上的话语权越来越少了。王州透露,一切勘探开发工作都得经由国土资源部审批后才能进行,负责长宁页岩气开采工作的蜀南气矿,什么时候来长宁,什么时候开采,甚至长宁县域内的页岩气储藏量到底有多少,都从未告知他们。

长宁县发改局不愿具名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表示,蜀南气矿在长宁“打了3口测试井之后,就再也没有到这里来过了。”

长宁县不想就此放弃对页岩气权利的争取。就在长宁公司确定组建之后的2012年4月,长宁县县长何文毅交给了县发改局一件看上去就很难完成的任务:入股长宁公司,拿到2%~3%的股份。而作为代表宜宾市政府参股的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宜宾国资公司)在长宁公司的股权也只有10%。

入股的想法并非长宁独有,同是页岩气资源地的珙县也这么想。珙县发改局局长梅笑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表示,他们也想入股长宁公司,但县级政府要入股长宁公司势必要削减三大股东的股份。这三大股东分别是中国石油、四川能源投资集团公司(下简称四川能投)和宜宾国资公司。

成立长宁公司的协议明确规定,长宁公司是中国石油的子公司,董事会成员7人,由中国石油委派4人、四川能投委派2人、宜宾国资公司委派1人;经营班子设总经理1人,由中国石油委派,副总经理4名,由中国石油委派2人,剩下2个名额由四川能投补充。

从这一安排来看,宜宾市政府在长宁公司中没有任何公司经营方面的发言权,而且宜宾市对长宁公司将注册在宜宾市已心怀感激,再去争取更多利益恐怕有冒犯之嫌。

何文毅对此似乎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他给县发改局下了死命令。按照何文毅的逻辑,既然是在长宁开采页岩气,就应该留下多一点的“气”供长宁使用。

2013年1月18日,宜宾市召开地方“两会”前夕,一份《关于将长宁县页岩气开发作为宜宾市页岩气开发重点的请示》材料递交到了宜宾市政府领导手中,长宁县政府提出的请求就是“恳请帮助争取将四川长宁天然气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注册于长宁县”。

实际上,宜宾也希望页岩气能多留下一部分供当地使用,因为地处西南偏远的山区县“迫切需要通过这种资源开发来拉动当地经济发展”,但是,他们不好答复长宁县政府的请求。

当然,长宁县也没忘记向中央部委表述立场。2013年2月27日,宜宾市政府写了一份汇报材料,向国家发改委提出:请求国家在长宁县用气指标上加大倾斜力度,在供气价格和供气政策方面予以一定优惠,并对本地因资源开发耗损进行补偿。

自从提出争取入股长宁公司的想法到现在已有一年多了,长宁县至今未得到各方的明确答复,长宁的愿望似乎要成为难圆之梦。

无助的珙县

长宁县的梦难圆,邻居珙县在页岩气开采上也很无助。这个打出我国第一口日产量高达5万立方米页岩气井的资源县,在争取多留一点页岩气使用量的问题上至今无着落。

珙县是四川省内无烟煤产出大县,据公开资料显示,当地仅无烟煤的总储量就占四川省煤炭总储量的1/10强。页岩气的发现掀开了珙县新的能源篇章。2009年年底,中国石油下属公司川庆钻探公司在珙县上罗镇龙洞村,发现其地下页岩系构造中储藏有大量天然气。

2012年7月17日,第一辆页岩气罐车驶出位于珙县上罗镇标号为宁201—H1的井站,标志着珙县页岩气开采大幕正式拉开。据公开资料显示,宁201—H1井每天采气量达5万多立方米,目前已对外供气1450余万立方米,但留给当地居民使用的量仅有几万立方米。

尽管没有得到较多的留存气,但珙县为开采页岩气的相关配套工作仍然需要去做。眼下摆在珙县面前的一项工作是:铺设上罗镇至邻县高县双河乡的输气管道,以连接上中国石油既有输气管道网络。珙县发改局一位陈姓副局长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说:“基础工作正在开始做,今年底或者明年初有望完工。”

这项工作让珙县发改局局长梅笑有些左右为难,服从国家能源发展大局,他理应为中国石油的页岩气往外输送做好管道铺设工作,但作为资源地他们更希望留下多一点页岩气给当地使用。按照此前的一项公开资料数据显示,页岩气往外输送和留给本地使用的比例是500:3,这样的一个量折算成每天的量是差不多只有300来立方米留给本地。

这或许能够满足居民使用,但倘若要发展工业将是杯水车薪。这在当地被戏称为计划经济模式。梅笑解释,珙县页岩气的配给沿用了当地现有的煤炭配给模式。

“上世纪70年代我们县就开始产煤,煤采出来了就往外运,没有在当地进行消化。页岩气开采出来后,我们希望为当地存留一部分。”这个问题摆在了梅笑面前,也摆在了珙县甚至宜宾市面前。

2013年3月26日,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中国香港城市规划院一行人来到珙县,他们除了给珙县的城市规划支招,另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为页岩气本地存留出谋划策。

“我们的出发点就是页岩气在当地产出,除了给当地民用,还要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但在绝大部分页岩气都往外运送的情况下,发展当地经济只能是空谈。”梅笑显得很无奈。

现实是珙县根本无法与页岩气开采方建立对话渠道,因为国家“不可能针对宜宾,更不可能针对珙县制定政策,甚至很多决定权也不在蜀南气矿手里”。珙县在决定由谁来开采页岩气上目前几乎没有话语权,当前“资源的利用方式没有很好地跟地方经济发展结合起来”。

珙县开始寄希望于民营企业的入驻。梅笑坦言,他们希望民营资本能够进入,因为民营企业(资本)进入就必须在珙县注册公司,这是当地乐见的。央企仅把少量资源留给当地使用,税收也只是以资源补偿的形式少量返还,而民营企业可能会给当地带来更多实惠。

宏华集团这家民营公司在页岩气领域的野心正好迎合了珙县的意愿。《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从宏华集团获得的资料显示,该公司将以页岩气开发为契机,带动新装备的研制和生产,同时组建国内第一支专业的页岩气开发队伍,将工程服务逐步由四川拓展到全国以及全球其他地区。梅笑告诉记者,有实力和资质的公司他们都欢迎。

为留存更多页岩气使用量,2013年1月下旬,四川政协委员、宜宾市政协副主席高泽彬向省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提交了《关于加快推进宜宾页岩气勘探开发和就地转化利用的建议》,希望加快推进页岩气的勘探开发和就地转化利用。

谈到页岩气的就地转化利用,梅笑对记者解释说,珙县希望能够利用页岩气发电,发展国家允许的化工产业等。即使最后页岩气无法留下更多使用量,珙县也希望“上头能考虑当地基础设施的改善问题”。

甘泉的水困惑

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颠簸,前车扬起的沙土几乎遮蔽了后车内所有人的视线。一条崎岖盘旋的山路,通向一群人的掘金圣地——陕西省延安市甘泉县下寺湾镇,他们要挖掘这里的页岩气。

延长石油在这里打下了世界第一口陆相页岩气井——柳评177井完井,2011年4月19日点火燃气成功。尽管过去的900多天里人们在黄尘漫天的山头上辗转奔走,但是西北高原罡烈的狂风扬起的沙尘遮掩不住未来的希望,他们相信自己日夜守望的、深埋于地层深处一两千米的“真金”的价值。柳评177井粉碎了外国专家和国内学者“陆相页岩气井不出气”的假说。

但是要开发页岩气,延长油田不得不回答当地政府的问题,谁来为受损的环境买单?环保问题的解决之道在于亡羊补牢式的赔偿,还是基于事前细致的规划和开采中严格的执行?

尽管尝试了水平井分段压裂、小型测试压裂试气、清洁液态CO2压裂等多项技术,出于规模效益的考虑,延长油田目前还是依赖大型水力进行压裂,而在荒凉干涸的黄土地上应用这种方式放大了该模式的弊病——消耗水源、污染环境。

“我们一直在思考怎么解决水源问题。曾经想过用一根管道引水上山,也考虑过持续车队运输水源上山。最终我们还是决定建个大池子。”延长石油勘探开发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高亚岗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

为了保障压裂水的供应,延长油田开辟了两条运水路线。水源位于甘泉县雨岔乡,目标下寺湾。第一条路线路况平缓,取道柳洛峪,途经桥镇乡,抵达页岩气井。第二条则是既险又急,在柳洛峪沟口直转,途经另外一家民营石油开发公司——甘泉大明石油公司的地盘,插近道通往目的地。

这短短的35公里运水路途上,各种利益团体势力盘根交错,谁都想在页岩气开发的过程中分一杯羹。紧俏的水资源成为各大中转站瞄准的对象,就连罐车运水一夜间都变成了摇钱树。

然而,这些纷沓而至的企业,甚至乡政府有的只见其利,未见其义。页岩气压裂要求用水相当纯净,至少要达到饮用水标准。如果水中存在杂质,在添加化学物质时会发生各种反应,很可能在压裂过程中与其他物质产生反应,后果不堪设想。

与保质保量地从雨岔水库运送水相比,当地乡镇、企业都试图推销自家的水源,从自来水管道、从工厂用水,甚至随便从小河床里灌装的水都可能成为提供给页岩气的用水,但乡镇、企业往往不能保证水源的纯净。

严格控制、派人督查、标准检验是一场耗时耗力的工程。更何况,即使水源地有保障,拉水的罐车又会引发新的问题。油、水交叉运输、罐内清洁工作不到位等细微之处,都可能使纯净水源被污染。

即使借道自运水源也相当困难,走东家的路,过西家的岗,都要照顾到所有人的利益。一个乡镇、一个企业,都意味着利益链条上一个个需要照顾的对象。

延长油田将运送压裂等作业需要的水源工作按照严格的招标流程,外包给甘泉县国润石油服务公司,由专业的队伍负责取水运水。至于山上队伍的生活用水,则交给了甘泉县周边的村民,为他们提供新的收入机会,争取当地百姓的支持。

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即使不使用途经的政府和企业提供的水源,但是延长油田仍然得为借来的道路付一笔买路钱,甚至用钱铺出一条路。延长油田页岩气项目组划拨资金3000万元投入连接甘泉县和志丹县路段的修建。

而这“一锤子”买卖还是不能为页岩气运水铺就一条安稳坦途,地方政府和企业时不时对运水车队提出要求。“曾经,我们的几辆运水车刚经过一座桥,立马就有人说这座桥负荷过重,成了危桥。我们不得不花钱摆平这件事。”延长油田页岩气项目现场施工领导小组的核心成员何大鹏一脸无奈。

在很多能源重地,几乎再没有干净的河流,几乎再没有可用的土地。延长油田集团承认:“老百姓说我们挡路,林业局说我们不符合退耕还林政策的要求,山川秀美办责成我们美化环境。”

企业只是环保问题处理的执行者,监管者在这个环节至关重要。国土部门、林业局、退耕还林办公室、环保局、石油协调办公室都在为页岩气开发涉及的环境资源设定标准或者门槛。然而,标准的宽严、审批的周期、考核的松紧都在红线的上下浮动,这个区间可能相当大。

“延长石油研究院、下寺湾采油厂主要负责和政府部门对接,但是在具体操作环节中,还是有很多问题需要沟通协调。”何大鹏感慨,“花在这上面的时间几乎和搞技术研发的时间一样。”延长石油页岩气项目与当地政府的对接工作交由下寺湾采油厂承担,集团看重的是他们和当地政府多年来建立的关系网。

页岩气开发是一场豪赌,就延长油田而言,在页岩气单个项目的投资已经过亿元,其中国家直接投资占1/3,其余为企业自筹资金。中央财政安排专项资金支持页岩气开发利用,对页岩气开采企业给予补贴,补贴标准为0.4元/立方米。

目前,延长油田的页岩气开发还处于试气阶段,尽管延页平一井已实现单井日产气2000立方米,但是仅为油区内部运作提供电力,尚未实现商业化应用。然而资本不眠,需求无限,延长油田还想要更多。他们想要更匹配的人才、更便宜的设备、更精良的技术。(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加速器国外怎么用

加速器

免费的加速器